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舍也不懂~目前为止还是C一号


舍?啥。。。

——我是打杂的!
呵呵~~~

这个是不是泥巴自己不敢开帖啊

在和我老公之前,一切都是朦胧的!

不懂的!
鸭子你呵呵~~~~~~~~~~,现在我觉得性只是身体开放了,思想还是没开放.
原帖由 体毛茂盛 于 2006-10-12 13:25 发表
鸭子你呵呵~~~~~~~~~~,现在我觉得性只是身体开放了,思想还是没开放.
体毛~Y的消失那么久不见你出现~想死我了~你Y的~真怀念和你在白云山喝酒的时候
有阵时我要付出好多爱同忍耐就系为佐有个伴之嘛!屋企只蚊好鬼死幸福。我讲真咖。晚晚见我红够抵死哇!
没有新奇德性知识。
无聊。!
偶可是无师自通型的,

就是自己买一些性教育的书看看喽。
半夜睡不着时,我喜欢站在阳台,看夜晚飘动的云,熟悉的城市此时变得异常的陌生……
  偶是在初中的时候通过A片学习到的!
  那天学校正好休息,我一个人在家,想起前几天由于两个台都在播放我喜欢的电视节目,我选择了把<新白娘子传奇>用录象机录下来(那时还没有VCD,时兴录象机),并在录象带上做了记录,工工整整的写上了<新白娘子传奇>,准备等有时间再看,那样就两不误了.
  于是我打开电视柜的抽屉,寻找当时做了记录的那盘录象带.
  我很容易找到了,当我高高兴兴的把录象机打开,把录象带放到录象机肚子里,我兴奋的等待节目的开始.
  可是两分钟等待后,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在吃什么东西...开始还不知道在干什么,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不过大概知道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后来好久以后才知道的.
我舍也不懂~目前为止还是C一号
不过看网页和A片了解一些,
我愿意成为你手下的键盘,承受你轻轻的敲打,并创造出跳跃的灵魂!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是在A片的熏陶和滋润下茁壮成长的。我三岁的时候就参观过公鸡和母鸡做爱的现场,五岁就用根棍子把纠缠在一起的公狗和母狗驱赶开。那时候我还很正直,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耍流氓的行为。想不到,十余年后,随着青春期的逼近,我也学着堕落了,尤其是接触A片之后。
  
我上中学的时候,最爱戴的一位老师是教我们生理卫生的一个老娘们。她是打开我性生理知识大门的第一人。一个昏昏沉沉的盛夏的下午,大家都把脑袋搁在课桌上,以方便口水能流得更畅快。这时候,她白衣飘飘地走进来。她说,今天我们上生殖系统这一课。于是哄声大作,昏睡百年的家伙立刻全都醒了。她笑盈盈地接着说,有关于女性生殖器官这一课,书上写得很详细,你们回去自习哈。嘁地一声,众流氓继续匍匐下身姿睡觉。
  
老师布置的作业不能不完成啊,尤其是这么吸引人的一章。我们的学习热情全都被调动起来了。可是生理卫生书上只有了了几行字,根本无法满足我们强烈的求知欲望。有个叫老鼠的同学出了个主意,他说镇上的录像厅经常有这方面的科教片,问我们要不要去看?于是每人斗了五毛钱,集体去镇上观摩。结果到了录像厅门口,守门的卷毛说,少儿不宜。我们心想,冲的就是你这少儿不宜来的。老鼠刚好项下已经长出了一根宝贵的毛发,他朝卷毛捋了捋,你看我像不满18岁的人吗?那厮笑了说,不像,不像。就放了我们进去。但是我们上当了,两个片子看完,居然还没有看到我们期待的东西。我们说,怎么没有那个!他故意装浑,哪个啊?就是毛带!说完之后,我们自己先泄了底气,抱头而出。是啊,我们那会儿不叫A片,叫毛带,也有叫三级片的。但都没有A片叫起来那么自然得体。
  
读完初中,接着去外地读中专。那时候便渐渐积累了点看片的经验,不能像初中时代那么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地去。而应该是和一两个铁哥们暗夜潜行,打枪的不要,偷偷地进村。街上的录像厅不知何时改名叫做了镭射厅,但基本上夜场都有A片。我们那个时候,嘴角的鸭毛已日渐浓密,除了腰包贫瘠点,根本看不出来学生样。于是在那些个昏暗的镭射厅里,我把我的生理卫生课续上了。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在想原来这就是三点式、黄金分割点在这啊。很可惜,我对人体艺术的领悟只能独自参悟,与我同道的那个兄弟捂住下身,硬是电影看完还不敢站起身。断断续续,我在那个小县城的镭射厅里消磨时光绝对比运动场和图书馆加起来还多。为此观摩过的影片如叶玉卿的《我为卿狂》、波霸叶子楣的《聊斋艳谭》,还有舒琪的《色情男女》。同时,在看片的时候,也会偶然结识不少同道。有一次,我听到临座一个瘪三在惊叹,好大噢。另一个跟着解释,一黑二白三花四黄,A片里是黑人的最厉害!我一听声音怎么这么熟啊?偏过头去看,居然是学校两位年轻老师,其中一位教我的文选。于是某一节课里,该老师为了惩罚我上课睡觉,要我背课文。我霍地站起,朗朗念道,一黑二白三花四黄……他奇怪地盯了我两眼,连忙打断说,徐二同学,你可以坐下了。
  
参加工作之后,手头上阔绰了一些,就自己买了个录像机,然后租带子看,间或收集点A片,直到找到女朋友,然后结婚,感觉到平日珍藏的A片大全已无多大用处,于是慷慨地将它赠与单位新来的小青年,把他给乐的,就像白捡了个媳妇。
  
某日,春光明媚,和爱人同志在看6套的电影。老婆说,瞧,是舒琪。我一眼瞥去,说,不是。老婆硬和我争,于是打赌。等到字幕打出来,却果真是舒琪。我一边掏钱认罚,一边喃喃道,嘿,穿上衣服反倒认不出了。
8、9岁的时候,就知道男生和女生之间有一件羞羞的事情,其动作似乎是男生压在女生身上,好象还要脱衣服,然后的,就不知道了,因为电视只演这么多。

  后来上了初中,发了生理课本,学校也在广播里讲,但是好省略,基本都等于没讲,于是就自己看课本好了。

  我在生理课本上对女性的生殖系统构造有了详细的了解,基本上女生这方面我是没有不懂的了,例如女生为什么会来月经,为什么会怀孕等等,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安全期的原理了,呵呵。早熟啊~可是男生的部分,由于害羞,基本等于没有看,只知道男生有一个叫阴茎的东西,就是在穿开裆裤的时候可以看见的男生的小鸡鸡。

  当时生理书上对"性交”这个名词只有一句话的解释,就是:男性将勃起阴茎插入女性阴道,……(中间还有一点,但是记不的了),然后将精液射入女性的阴道内。

  于是就很郁闷,不懂为什么大人很喜欢这档子事,因为当时认为性交就是男的把硬硬的阴茎往女生阴道里一插(注意只是一下啊),然后向里面射精,就完事了。

  不过我相信,任何一件事存在都是有他的道理的,所以呢,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是很快乐的。

  不过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了解了性交的真相(虽然是有点歪曲的)。在我16岁那年的春节,我去我大爷家过年,我大爷家里人好多,于是我就躲进了我哥哥的房间,坐在我的床上,东看西看,发现我哥哥的枕头下面藏着一本书,我天性就爱看书,就把书拿出来看。

  那是一本很拙劣的武侠小说,其中夹杂着很多的性爱描写,以我今天的眼光来看,那些描写都不是特别科学的,但是还不算太离谱。我当时看完了一段,就觉得有点不太好,于是就把书放回原地。一会我哥哥回来了,看见我在他房间里,吓了一跳,问我有没有翻他的书,如果你是我,面对你亲爱的哥哥,你能如何回答呢,当然是——没有啦~。于是我哥哥放心了,出去陪爸爸他们喝酒,临走当然不忘记嘱咐我,千万别翻他东西。呵呵。

  就是这样一本书,让我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有了新的认识,原来男生的小DD还是要来回运动的啊,可是还是不了解为什么这样女生就会快乐。不过虽然不了解,我也没用自己的手指在自己身上试验过,因为我当了18年的泛处女主义者。

  在我上大学之前,我觉得婚前和人接吻都是我不能接受的,因为我觉得那会对不起我未来的老公。其实我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和形同虚设之前我有过四个男朋友,但是连初吻都没有,其中有一个差一点就谈婚论嫁了,他也只是拉过我的手而已,所以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挺神的。

  虽然通过我哥哥的书,我知道了性交的真相,可是这个毕竟是平面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其实也不是我想躬行的,也是很偶然的机会。

  有一次,我去买盗版盘,因为想看一些电子书,所以去买,可是我觉得我拿那张书盘的时候,老板的眼神不是很对,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付了钱就走了。

  结果回到宿舍一看,哇,是有很多正经的书,但是,还有很多我以前没见过的色情书刊,更离谱的是,还有好多小电影,都是日本的,于是我们宿舍的人就大开了眼界。这张光盘导致了我们很长时间认为,所谓毛片,就是小电影。

  还有一次,是快毕业的时候,我去男生宿舍借游戏玩,他们弄出一大堆的光盘来让我自己挑,于是就不客气了哦。

  我挑着挑着,发现其中有一个光盘包,包的皮上面写着《VISUAL STUDIO程序员速成》,大概是八张盘左右。因为要做毕业设计了,所以我就跟男生说,这个借我看看。结果盘的主人对我说,不行,我还要用。我是有名的强盗,拿起盘就跑,临走前还丢下一句,小气鬼。我就看见那个男生一脸的苦笑,也没明白。

  结果回了宿舍就开始打拖拉机,盘就丢到一边了,也没当回事,都快忘记了。半个月之后,大家真的开始忙毕业设计的时候,我宿舍同学说,来先用这个盘学习学习再开始做,于是把盘包打开,发现其中绝大多数是VCD,播放起来一看,大家面红耳赤,我才明白那个男生的苦笑是因为什么。于是就派我把盘还给人家,结果我发现那个可怜虫根本都不敢看我的脸,倒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