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可知,俺是你的粉丝,
之前看了阁下几篇好贴,
认得此头像,支持一下先。
有一天,鱼离开了水,化身成为了鸟~
还挺搞笑的,原型升华小说吧
有一天,鱼离开了水,化身成为了鸟~
就没了啊?正看起劲呢
理想与现实之间
本帖最后由 乡下才子 于 2013-4-11 20:34 编辑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张含韵的相遇,肯定上帝跟我开的玩笑。我们相识的过程是这样的:
  有一个男生为一个女生买了份生日礼物。那个男生可能太粗心,也可能开心过了头,或者还有其它原因,总之礼物还没送出去,就丢掉了。
  有一个学妹很崇拜我,向我索画,因为她很漂亮,我头脑一热就答应下来。给她画画的那晚我状态很好,画得入迷,等到我从画画的意境中走出来已经过了宿舍关门的时间,所以我就抄了近路往宿舍里跑。在经过一片草坪时我踢到一个盒子,便顺手拣了起来。那个盒子包装得很漂亮,让我很好奇,就想打开看看,如果很值钱,我就自己留着,否则就学雷锋做好人好事,写张失物招领启事贴在校园里,顺便炫耀一下我的文采与书法。
  我打开之后,发现是一款很漂亮的吊坠,估计价值不菲,可惜是女生用的东西,我留着没用。虽然我喜欢的女生不少,但真正爱的一个也没有,还没发展到送她们礼物的地步。如果把这东西转手的话估计也卖不出什么钱。后来我又发现一张小卡片,上面用花体英文写着:“Happy birthday, My dear Yu Xiao hui.”落款是:“Yours little pig”很肉麻。
  我认识Yu xiao hui(于小卉),她是染织系的,与我同届,长得挺不错,否则哪能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按理说我应该把这个吊坠还给“小猪”,免得他重新去买,多浪费钱啊。我这人心眼还是挺好的。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这个自称“小猪”的人是谁,除非他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或者长得确实像头小猪。思来想去,我只能委屈自己做个传递爱情的免费信使,直接把这个盒子交给于小卉。
  第二天,我很高兴地来到染织系找到于小卉,高声说:“于小卉,这个给你啦,收下吧,你可别客气啊。”
  我毕竟是在做好人好事,当然要张扬一点了,所以故意大声喊出来,好让人家都知道我这人品德好,具有拾金不昧的高尚精神。我一直很鄙视那些做好事不留名的家伙,实际上他们地内心比谁都渴望得到别人的赞扬,太他妈会装逼了。
  于小卉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她就是张含韵。当时她俩像同性恋一样,双双勾肩搭背伏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张含韵听到我的叫喊声,抬起头来看到我把一个礼盒送给于小卉,以为我是追求者,估计她也没见过送礼送得这么张扬的家伙,于是一直冲我笑。霎时我心如鹿撞,手心里还出了汗,脑子更像被沉沉地揍了一下,钝钝的,感觉像做梦,我都忘记自己是来发扬雷锋精神的了。等我回过神来,觉得这个样子跟傻子似的很丢人,放下礼盒撒腿就跑,过了好久心还在怦怦乱跳。从那以后,张含韵的样子与笑容就一直死赖在我的脑子里,仿佛那里很适合居住,再也不肯走了。
  张含韵身材高大,但性情很温和,笑起来很迷人。她的皮肤光滑细腻,一双眼睛很清澈,天生的鬈发,看上去很柔软。特别是她的嘴唇很性感,我一看到就会产生吻她的冲动。有很多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象着和她抱在一起亲吻的情形。不过也有人说她的嘴巴太大了,如果涂上红色的唇膏肯定很吓人,所以小七才会说她像个母夜叉。好端端的嘴唇为什么非要涂唇膏不可呢?只能说小七那家伙太没内涵没品味了,只知道追求感官刺激,所以他爱上了余小雨。强烈鄙视。
  虽然张含韵在我的眼里很美,但是按照大多数人的审美观,张含韵的长相确实普普通通,我怎么就爱上她了呢?后来我跟余小雨讨论过这个问题,得出的结果是这样的:我老妈的身材也很高大,但脾气暴躁。只要我犯一点点过错,就会被她揍得鬼哭狼嚎。有时候我在外面干了坏事就不敢回家了。我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老妈的脾气要是在某一天突然变得温柔一些,不要动不动就脱下鞋子抽我P股那该多好啊。可惜随着年龄的增加,老妈的脾气不但没减,反而跟着长了上去,让我一度很绝望,也给我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创伤,所以就想找一个身材高大性情温和的女朋友来弥补在少儿时代缺失的母爱。所以我第一眼见到张含韵时立刻就被她的温柔彻底俘虏了。
    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根本不知道如何泡妞。我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向于小卉套近乎,然后通过她靠近张含韵,找机会和她说说话。可是我一见到张含韵时就紧张的分不清东西南北,往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时紧张得受不了就逃了。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想她,让我倍受折磨。后来我下定决心,先向于小卉表白我对张含韵的爱慕之情,再由于小卉向她传达。
  这样做之后我特后悔。
  第一,表白之后张含韵和以前一样,见到我如同没看见,半点反应都没有,好像我是空气,让我倍受打击;
  第二,表白之后我对张含韵产生了恐惧心理,好像对她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比如说强奸未遂;
  第三,于小卉那个小女人不是个好东西,仗着自己是张含韵的密友,一方面不断地敲我竹杠, 另一方面又不停地刺激我。
  那段时间我先后请于小卉吃了好几次饭,方便面更是买了不计其数,还请她看了一场电影,又买爆米花又买饮料的,花了不少钱,我都心疼死了。除此以外,她还要挟我陪她散步,而且还是在晚上。这样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以为我们在谈恋爱。我不同意,于小卉就威胁说:“你别想追到张含韵了。”我只好妥协,但陪她散步时总是遮遮掩掩的,唯恐被张含韵撞见。于小卉很不高兴,她说:“你怎么跟做贼似的,有这样散步的吗。”没有办法,我只好大大方方地走在她边上,还要努力做出很开心的样子,可是一见到熟人我就匆忙解释:“这是我老乡,陪她叙叙乡情。”这时于小卉就会捶我一拳,不知情的人以为我们在调情,我就不敢乱说了。
  有一天,于小卉对我说,去买袋薯片,我告诉你怎么追张含韵。我听了很高兴,马上去买了薯片回来陪着她坐在学校里的草坪上,看着她开心地撕开袋子,然后捏了一片薯片放在嘴里。我听到一串咔嚓咔嚓的声音,都差点流口水了,她也不让我吃一片。我忍着不让口水流出来,满怀期待地等着她教我如何追求张含韵,可是她只知道吃。我有点不耐烦,催她说:“你快点说啊。”
  “好的。”于小卉不紧不慢地说。“等我吃完。”
  我气死了,又不敢发火,只好等她把薯片吃完。还好是薯片,要是买了半斤瓜子,他妈的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于小卉把最后一片薯片放到嘴巴里嚼了嚼,然后将沾满薯片渣的手指在我身上抹了抹,一脸的坏笑,明摆着吃我豆腐,可是我只能假装不知道。
  于小卉说:“你知道张含韵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吗?”
  我没好气地说:“我哪里知道啊,你别卖关子了,快说。”
  于小卉说:“身高一米八五以上。”
  他妈的,我穿了鞋子才一米八多一点点,光了脚就只有一米七九了。我虚岁二十二,要是每餐都能吃块大排估计还能长一点,但是一米八五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了,就是每天吃头猪也没用啊,何况我都没有经济能力天天吃大排呢。
  “还有呢?”我失望地说。
  “研究生以上学历。”
  操!我上了四年大学都差点把老爸累死,要是再读研究生,还让不让我老爸活了?我想要女朋友,但更想要老爸。我已经缺少母爱了,要是再没有父爱,就太他妈的可怜了。
  于小卉又说:“年薪十万以上,还要有房有车,每年都能出国旅游一次。”
  我彻底失去信心了。虽然我那时胸怀壮志,发誓要做最牛逼的设计师,可这些条件对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来说也太他妈的离谱了。这哪里是找男朋友啊,分明是找大款求包养嘛。我听了这些很难过,等我有了房子和车,估计都老得连性欲都没有了,还要女朋友干什么,难道把她放在家里等着红杏出墙吗。我坐在那里,心不停地往下沉,此时我的身体好像是个无底洞,怎么沉都沉不到底。过了一会,我站了起来,伤心地对于小卉说:
  “我走了。”
  “走干嘛,再陪我坐一会。”
  “可惜你不是张含韵。”我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不知道她是什么表情。
  过了一段时间,我对张含韵热情渐渐冷却下来,觉得于小卉这个小女人对我图谋不轨,明摆着是来骗吃骗喝的,估计还要骗人骗色。可惜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居然没有看穿她的阴谋。他妈的,白白浪费了那么多钱,我恨死她了,咒她嫁不出去!!
  我再也不相信于小卉的的话了。张含韵怎么可能是那种女孩呢。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简直是出淤泥而不染。我又重新点燃了希望,可惜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我还不知道她的任何信息,连最基本的联系电话都没有。趁她还没有离开学校,我鼓起勇气,带上纸和笔,找到张含韵。
  “能能能拜托你一件事吗?”我紧张地说。
    “什么事?”
  张含韵朝我笑了笑。我立刻放松了不少,把纸和笔放在她面前,说:“能麻烦你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写在上面吗?”
    张含韵困惑地看着我,好像我说的不是人类的语言。我心想,难道于小卉没告诉我暗恋你好久了吗。过了一会儿,我见她还没有要写的意思,正准备说声对不起,然后向她告别。也许那时她在我的眼神看到了失落与悲伤,不忍心让我带着遗憾离开,于是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串数字。我激动的差点流泪,觉得她太善良了,只要我以后装得可怜一点,娶她做老婆是早晚的事。她写完之后,我把纸和笔拿了回来,那张纸在我手里抖得哗啦响。我看了看上面一组数字,写得很端正。我说了声谢谢,刚准备走,又停住了。我又回过头说:“能麻烦你再把地址也写上去吗?”这次她没有犹豫,很快把地址写上。我再一看,那些汉字写得歪七扭八的。说明她的心被我搞乱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据我所知,四年来,张含韵从来没有被男生骚扰过。
    离开学校之后,我曾经花了很多时间给张含韵画卡片,计划在每年的元旦、春节、情人节、三八妇女节、五一国际劳动节、六一儿童节……反正是个节日都给她寄一张过去。那些卡片的内容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在空旷的天空下面画上一望无际的草源、海洋、沙漠,有时候画出来的就一片颜色,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画的是什么。我还在空旷的空间里画上一个小小人,小的近乎一个点,使画面充满了孤独与落寞,还带着一点点忧伤。我用这种方式告诉张含韵,没有她我很孤独。我想早晚有一天,张含韵会被我打动的。不过这些卡片一张也没有寄给她。
    后来有一天深夜,我独自走在空旷的步行街上,忽然远远地见到张含韵挎着一个男人的胳膊慢慢地走着。当时我走在左面,她们也走在左面,由于是相向而行,我们之间隔着一条冷清的街道和那个看起有点猥琐的男人。我没有刻意避开他们,也没有上前去打个招呼,老实说我没有那么大的气量。在错过之前,我一直用看一对狗男女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们。虽然我那时对张含韵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但看到这一幕心里还是有一些不平衡。那个男人比她高不了多少,长相也不怎么样。老实说我比他有魅力多了,而我却被打败了。我心里想,张含韵啊张含韵,你就不能找个比我帅一点的吗。
  那个男人的腋窝里夹着一只黑色小皮包,脚上蹬着尖尖的黑皮鞋,裤管有点短,露出一截白色的袜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品味的男人,只有那只鼓鼓的小包让我稍微的有点自卑。我觉得那里装的都是人民币吧。
    我相信张含韵也早早地注意到了我,因为她已经失去了从容,刻意躲闪着我的目光,这个样子多少给我了一些安慰,说明我在她的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分量。这就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爱上的女孩,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便从我的心里彻底抹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唯一让我没有忘记的,是我为了她在于小卉身上花很多冤枉钱。
本帖最后由 乡下才子 于 2013-4-11 20:35 编辑



  王丽和沈娟搬走之后,只剩下我和余小雨两个孤男寡女了。这时候余小雨依然给我留饭。假如王丽没有告诉我余小雨喜欢我,我会认为她这么做是出于同学之间的情谊,会毫无顾忌地接受这份情意。但是现在,我觉得那碗饭所承载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我能承受的范围,或者说,我没有勇气去接受。按照我的做人原则,如果我吃了她留的饭,就不能辜负她,结果就要和她谈恋爱,之后同居,最后娶她做老婆。这样我就不能再娶张含韵了。其次,我认为像余小雨那样的漂亮女孩,是应该放在家里养着的,每天的任务在家里化好妆,然后出去逛街购物,要么就是出去和妹吃饭聊天,这是才美女应该过的生活。以我现在的能力,自己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根本没有能力养这么个大美女。
  余小雨发现她留的饭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她问我为什么没吃,我吞吞吐吐地说我忘了,她“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我看得出来,她有点失落,深感愧对她。此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有点不大自然,我总觉得心里有只鬼对我阴笑。为了减少与余小雨的接触,我经常会晚下班一个小时或半个小时,回来之后她就已经睡了。那几天我不太好意思穿着裤衩在水池边洗澡了,只好像女生一样打盆水在房间里擦两把。中间出去换水还要套上衣服,如此反复,像个神经病。有时候,我躺在房间里睡不着,脑子里同时想着张含韵和余小雨。虽然那时候我都不知道张含韵在哪里,但在我的心里面,她是生活在地上的人,离我很近,而余小雨则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人,虽然就在隔壁,但横在中间的那间明堂就好像是条银河,而喜鹊全死光了,我一辈子都走不过去。

  一天晚上,我下班回来。余小雨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书,她穿着一套白色睡衣,手臂和小腿露出来,显得特别修长。微风吹过,几缕长发在她耳畔轻轻地飘舞着。本来她这个样子应该很迷人的。可是那个院子里装了一盏劣质荧光灯,把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都照成了恐怖的青灰色,与一身煞白的衣服形成强烈的对比。当我打开院门的时候,突然看到这么一个女人坐在院子里,好像一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女鬼,我吓得几乎失声惊呼。即使在我确认是她之后,心里依然惶惶的。我走过去说:“你吓死我了。以后千万别这样坐在院子里了。”余小雨放下书,朝我笑了笑,样子很迷人。老实说我真的很喜欢她笑。
  余小雨说:“这两天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
  我说:“公司里事情很多,在加班。”
  实际上我刚进公司,连单子都没资格接,想加班都没机会。余小雨没有再说什么,合上书,出神地仰望着葡萄架子上的一串串葡萄,仿佛要打葡萄的主意。
  我刚准备进房间。余小雨说:“陪我聊一会好不好?有点睡不着。”
  我很难拒绝,实际上也挺想和她聊聊的,毕竟是美女嘛,而且穿得那么性感,可惜我不敢多看。我搬了凳子,坐在她附近。估计她刚洗完澡,身上散发着沐浴露淡淡的香味。我还是第一次从女孩身上闻到这种味道,有点心迷神乱。
  余小雨说:“要不是你,我可能就退学了。”
  我有点犯糊涂,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余小雨又说:“你还记得吗?二年级的候我有一些传言,几乎使我崩溃。因为你的开导和鼓励,我才坚持下来。”
  我明白了。一年级的时候,余小雨跟高年级的一个男生谈恋爱。那个家伙我认识,很帅,整天摆着一副贵族家少爷的作派,仿佛别人都是乡巴佬。实际上此人家庭背景一般,只是爱装逼,骗到了很多头脑简单的女孩。余小雨跟他谈恋爱以后,两个人经常出现在我们教室里,余小雨是一副小鸟依人的幸福模样,大有把一生都交给他的意思。那位帅哥当然也是一副对她呵护备至的样子,惹得我们班上的男女生全都得了红眼病。最初,我们都以为那位帅哥用情很专一,时间久了,才知道这家伙骨子里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花花公子、泡妞专业户。传说校里很多公认的漂亮女生都被他泡过,一般都是弄到手玩腻了就不要了。
  二年级的时候,余小雨忽然和那个帅哥分了手,为此还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原本她是个很开朗的女孩,此后却变得沉默寡言。在那不久以后,余小雨在外面认识了两个男生,让我们班上很多男生都为之叹息,觉得她已经变坏了。后来的一个周末,这两个男生到我们学校找余小雨,余小雨恰好不在,这两个男生在校园里来去穿梭,到处打听余小雨的去处。最终,他们暴露了身份,并落入到孙海的手中。
  那时孙海一直在追求余小雨,但始终没有追到。因此,当那两个倒霉蛋来找余小雨的时候,孙海妒火中烧。他叫上六七个同学,将那两个男生弄进教室,把他们围堵在墙角里,审问他们跟余小雨是什么关系,以及他们找余雨干什么。实际上,孙海和那几个男生并不是爱护余小雨,而是觉得自家的菜自己还没吃到,就被别人偷了,损失很严重,就拿他们出气。更何况我们是装潢广告设计系,男生多,女生少,漂亮的女生更少,因此资源特别紧张,一般不外销。
  那两个倒霉蛋吓得两腿发软,哆嗦个不停,他们说刚认识余小雨,今天只是顺便过来看看的。我们班的男生哪里肯轻易相信,六七个人轮流将其带进厕所狂揍,揍得他们差点跪下来求饶,并保证说以后再也不敢来找余小雨了。哪怕是余小雨主动去找他们,他们也会装作看不见。几轮揍完之后,孙海说:“你们俩回去一个,拿五百块钱来,这事就算完了。”
  当时我一直坐在教室里,没有参与这事。看到局势发展至如此地步,我心想,这下闹大了,变成绑架了,万一被学校知道,这家伙肯定被开除。
  我说:“你们这样太过份了,教训一下就行了,干嘛勒索。学校要是知道了,你就完蛋了。”
  孙海恶狠狠地瞪我一眼。
  老实说我并不是担心孙海闯祸。我巴不得这王八蛋被开除呢,可是我看不惯他那副流氓无赖嘴脸,同时也有点同情那两个倒霉蛋,他们看上去并不像那种不三不四的人。
  因为我说了句公道话,后来有惊无险地躲过一劫。
  孙海根本不把我的忠告当回事,一个劲儿地逼人家回去拿钱。结果那个倒霉蛋回去后带来的不是钱,而是几十个人。他们冲进我们的教室,那个带头的男生大吼一声:给我狠狠打。很像电影里的土八路遇到了日本鬼子。
  我们班的那些男生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当时就傻了。只有一个家伙反应很快,发现情况不妙转身就逃,跑得比兔子还快。其他人还没来得及效仿,就被团团围住,先是传出一阵乒乒乓乓的拳脚声,然后是刺耳的尖叫声——这是我们班上一个受到惊吓的女生喊出来的,此后传来的才是哎呦哎呦的惨叫声。
  那次孙海被揍得很惨,不但鼻青脸肿的,而且P股上还被捅了一刀,被送到医院缝了五针。回来后,我在厕所里看到他P股的疤痕,很像一条长着十只脚的虫子,头部正好向着肛门,好像要往那里爬。不知道哪位医生做的手术,简直太有才了。
  因为我没有参与这事,心想应该不会挨揍的,而且我的位置紧靠墙边,不用担心殃及池鱼,所以我一直坐在那里幸灾乐祸地欣赏着他们在一起群殴。哪知道不多会,有两个家伙气势汹汹地向我冲过来,我不禁哆嗦了一下,心里暗暗叫苦。就在这时,那个回去拿钱的男生体现出知恩图报的优秀品质,他大声说:“不要打那个。”我感激地看他一眼,他像个将军一样朝我挥了挥手。他还说:“空了我来请你吃饭。”
  我直摇头,心想:哥们,你还敢来啊。
  
  后来得知,找余小雨的那两个男生是医学院的学生,他们是在回校的火车上认识的,算是老乡,并不是什么坏人。后来来的那些人有几个带了手术刀,孙海的P股就是被手术刀扎的。这些手术刀一度把我们嚣张的毛病也治好了,疗效很突出,效果很明显。毫无疑问,那些家伙将来肯定都是医术高明的好医生。
  实际上比起打架耍横,医学院的学生肯定不如我们艺术学院的牛逼。因为艺术类专业对文化课成绩要求不高,很多人在中学里就是个小混混,他们报考此类专业并不是因为热爱艺术,而是想混水摸鱼混个大学。何况我们学校顶多算个二流,学生的品行很有问题,打架斗殴、敲诈勒索、聚众赌博、看三级片、带女孩出去开房等不良行为属于家常便饭。有一年我们去东山写生,那时正值桔子成熟季节,很多同学狂摘桔子,被人家发现了,不但不认错还要对骂,非常嚣张,把我们学校的脸丢尽了。老实说,像我这种真正潜心于艺术、决心献身设计事业的异类走出去都不好意思说是学艺术的。不过经过四年的熏陶,我的素质也不好,骂起人来不比乡下泼妇差。相比之下,医学院对生源的素质要求就很高,非出类拔萃的不可录取。道理很简单。艺术这玩意搞砸了还可以当成个性,传出去说不定学校还很有面子,说明培养出了艺术天才。医学要是搞砸了,是要出人命的,这个责任学校就承担不起了。
  那次我们班的男生被揍得很惨,主要是我们没有任何准备,人数也处在劣势,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手术刀,而我们能顺手抄起来的只有画笔,那玩意戳在身上跟挠痒痒一样,拿在手里根本没什么威慑力。要是一对一的公平对决,医学院的那些书呆子哪里是我们这些流氓的对手。那帮人离去之后,我们教室就好像遭遇了一场大地震,课桌课椅全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横七竖八地挤在一起,书本和画笔更是散了一地,还有一些颜料盒也被打翻了,五彩斑斓的颜色染在水磨地板上,乍看上去像幅象征主义绘画作品,比一些脑残的同学画的画艺术多了。
  
  这件事最后闹得全校上下人尽皆知,并称之为“公主事件”,在校园里火了好一阵子,余小雨的知名度也随之直线上升,甚至一年以后,还有些学弟学妹慕名而来,在目睹了余小雨的芳容后就会情不自禁地感叹:“哇,好漂亮!不愧是主角哦。”每当这时,余小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作为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孙海最终被学校开除。此人是个官二代,身材短粗,脸型臃肿,脑袋上顶着郭富城成名时的经典发型,怎么看都是一副汉奸相。实际上他在学校里确实像汉奸一样专横跋扈。由于我早一年上学,在班里年纪最小,这使我一度沦为他欺压取乐的对象。那时候我丝毫不敢反抗,因为孙海整整比我大五岁(他在高中复读了不少年)。一个十七岁的乡下穷小子,如何跟一个二十二岁的官二代抗衡呢。我们每次出去写生的时候,孙海总是把画夹往我手里一扔,说:“背着!”如果在写生时我选了比较好的地方,他就会走过来说:“滚开!”然后我就把地方让给他了。可惜他脑子不开窍,再好的地方也会被他糟蹋得不成样子。就算摆在他面前的是天堂,画出来的也是地狱。
  后来学校调查“公主事件”,我们班很多男生都叫去问话。作为此次事件的全程围观者,我当然也没有例外。为了报复孙海,我除了积极地配合学校的调查以外还主动写了份揭发材料。那份揭材料写得很精彩,全篇总共三千余字,其实我还可以写的更多,但怕适得其反,就克制了继续写下去的冲动。我在揭发材料里列举了孙海在学校里的种种劣迹,当然每一件都是确有其事,只是用了比较夸张的描写手法,成功塑造了一个流氓无赖的形象。最后我还表达了一点点个人感想,非常抒情。鉴于我写得比较真实生动,很有说服力,使校领导看了之后个个义愤填膺,就毫不犹豫地把孙海开除了。为此我高兴了好一阵子,经常在吃饭时买块大排,庆祝自己翻了身。
  在“公主事件”不久之后,我们男生中间流传着一些余小雨的闲言碎语,说她看上去很清纯,实际上是个小骚货,不知道被那个帅哥睡了多少次,现在被人家玩腻了,就被抛弃了。事实上,这是那些参与绑架的家伙受到了处分,认为余小雨是个红颜祸水,于是制造这些流言发泄私恨。我听了这些很震惊,告诫他们不要胡乱造谣。结果我遭到他们报复,连续两个晚上发现被窝里全是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尿床。
  这些流言最终传到余小雨那里,致使她的精神几近崩溃,经常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一坐就是半天。从那时起,余小雨开始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孤独的世界里。除了上课,我们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直到那年暑假之后,她的精神才慢慢好转。不过,她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开朗活泼了。
才子小说一定要拜读,强烈支持~
写小说了,还搞设计嘛?!
不是吧,偶像!!接着写啊!!!粉丝们都等着呢!!!!
天使让人向往,魔鬼让人煎熬,当天使和魔鬼做了加法,你得到的是一个女人。我们讨论Adobe 公司产品以及CDR,我们的群号是:8143391,期待与你一起成长
本帖最后由 乡下才子 于 2013-4-11 20:48 编辑

今天先发这么多,
怎么会啊,一直关注呢!
天使让人向往,魔鬼让人煎熬,当天使和魔鬼做了加法,你得到的是一个女人。我们讨论Adobe 公司产品以及CDR,我们的群号是:8143391,期待与你一起成长
很惭愧,历时一年,才改完。抽空把完整的发上来。
不错,接着来啊
原来是小说啊。。以为是亲身经历,一看到描写大鸟和说他女朋友那段 就是到是写小说了。哈哈哈
国仕视野品牌形象顾问——专注酒店、餐饮、娱乐、时尚行业。
期待……
看的出来,才子本人的生活写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