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才子,里面应该至少有三成是自己的经历吧?
forestliang 发表于 2013-4-20 19:20
这个不重要,呵呵。
今天不上存了吗
  
  十四
  
  我失魂落魄地来到公司,溜进制作部。那天是星期天,制作部只有一个女同事在电脑上偷偷摸摸地玩单机版射击游戏。那个女孩名字叫仇琪,性格开朗活泼,我经常叫她小气球。她比我早进公司半个月,跟我一样上晚班。仇琪见我的样子像奔丧刚回来,就好奇地盯着我。我没好气地说:“看什么看,回家看你老公去。”
  “小林,你是不是吃错药啦,干嘛这么凶。”
  “是啊,”我说,“我刚吃了避孕药。”
  仇琪哈哈大笑,圆圆的眼睛挤成了一对月牙儿。她说:“你怎么搞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哭过。”
  “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哭,我刚害了红眼病,小心传染给你。”
  “还嘴硬,你肯定被女朋友甩了。”
  “我还没有女朋友,甩个P呀。”
  “啊?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你还是给我介绍间房子吧,”我伤心地说,“我要无家可归了。”
  “真的假的?”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假的吗?”
  “那好吧,我帮你看看。”
  我本来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由于整整一天领教了租房的不易,我有点不敢相信仇琪的话。我不放心地问:“真的假的?”
  “我骗你干什么。不过,”仇琪说,“我也不能保证。”
  我又有些失望,伤心地说:“我暂时也付不起房租,只能等到发工资再说了。”
  “啊?!你不会这么可怜吧。不过很快就要发工资了。”
  “再不发工资,我就没饭吃了。”我又问,“你倒底有没有房子帮我介绍啊?”
  “我们那里有个人马上要搬走,你可以去租,好像八十块一个月。”
  “那你一定帮我跟房东说说。”
  感谢老天,总算没把我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一块心病总算稍稍放下了。我和仇琪胡乱聊了一会,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不久之后她被她男朋友接走了。
  我想到余小雨也搬走了,只剩下我一个可怜虫,回到住处只会触景伤情,就害怕回去感受那份孤独与落寞。我一直赖在公司里,玩着小气球刚刚玩的游戏。我操纵着鼠标,疯狂地射击杀人,开始的时候还挺刺激,玩了一会就索然无味了,我证证地对着电脑发呆,看着游戏中的土匪一遍一遍地把“我”射死,直到在公司值班的同事上来告诉我应该回去了,我才出了公司,骑着自行车,梦游似的,有气无力地往回走。一路上我的脑子始终处在休眠半清醒状态,只感觉到马路很冷清,灯光很清冷。等我回到那片居民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有瞬间移位的错觉,整个过程在我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总让我觉得少了点什么。我胡思乱想着,又浑浑噩噩地来到住处,拿出钥匙,准备去开门。打开锁之后,门却怎么也推不开,一定是房东以为我们已经搬走了,就把门反锁了。我有点慌,绕着房子,来到房东家的大门前,用拳头砸了几下门,过了一会,没人应。我又加大力度砸了几下,还是没人应。我开始用脚踢,同时大喊大叫:“操你妈,房子还没到期呢,快开门!”房东一家人好像都睡死过去了,不论我怎么骂,始终没人应声。我有点绝望,软软地靠在门上,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识:今晚无处可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沮丧地离开房东家的大门,骑着自行车,像孤魂野鬼一样在居民区里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荡。想到今天的种种惨状,好像有人不停地往我胸里充气,几乎要破胸而出。我憋得受不了,停下来,一只脚踮着地,夹着自行车,伸直脖子,仰面朝天,对着夜空极力嘶喊,就像战争片里那些站士端着冲锋枪面对冲上来的敌人发出的咆哮一样。我才喊了一声,胸中立刻舒畅了许多。我还想继续叫喊,可是刚张开嘴,突然一个婴儿哭喊声从不远处传来,与我叫喊的声音非常相似。紧接着,一个女人破口大骂:“要死啦!深更半夜的叫什么。”我本想回骂她两句,但想到人家还有一个婴就作罢了。
  我继续在居民区游荡,很不幸的遇到一只野猫。那只猫见到我像遇到鬼一样凄厉地叫了一声,我吓得哆嗦一下,差点从自行车上掉下来。紧接着,我看到两只眼睛,跟灯泡似的发出绿莹莹的光,我又打了个寒噤。实际上猫也被我吓坏了,叫了一声就不见了踪影,好像我会去咬它似的。我不想再跟野猫过不去,就离开了居民区。
  我来到马路上,看到一些赶夜路的人,心里踏实了很多。这时我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毕竟又累又饿。只是我觉得,如果一个人坐在那里,人家就会知道我是个无处可去的流浪汉,有点拉不下脸。我只好一直骑着自行车,顺着冷清宽敞的马路,不择方向地向前走,同时努力做出一副和女朋友吵架之后出来散散心的表情。有时候我也会抬起头向前方遥望,马路尽头的灯光在夜色里放着迷离的光芒,如同我的心境一样惘然。我并没有感到多么悲伤,可能是这种情绪在与余小雨分别的时候已经用光了,暂时还没有造出来。我倒是觉得,一生中有这么一次无处可去的经历也不失为一种磨砺,我将从一个肤浅的、不谙世事的小男生变成历尽沧桑的男人,这种成长甚至让我感到一点欣慰。在女孩面前,这种成熟的男人无疑是很有杀伤力的。如果我把这些经历讲给她们听,她们一定会用一种崇敬的目光仰视我。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期待呢,我真应该感谢那个房东为我制造了这段珍贵人生经历。祝他睡个好觉,再也不要醒过来了!
  随着夜越来越深,那种苍凉悲壮的豪情渐渐消失,随之悲伤的情绪再次涌来,我再也没有心情与体力四处游荡了,只想找个可以容身的地方挨到天亮。当时我处在的位置是今天高度繁华的工业园区,但在一九九九年的时候,那里还很荒芜,很多土地上还没有建上工厂或公寓,上面长满了野草,堆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土堆,像一座座坟墓。我发现自己处在毫无人迹的地方,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爷爷给我讲的那些妖魔鬼怪,记忆中的恐惧不由得浮上来,我害怕的头皮发麻后背发凉,立刻调头返回。一路上我拼命蹬着自行车,一直到了有人的地方才在急促的喘息中放慢速度。最终我来到市区最繁华的地带,那里有整夜不熄的路灯,时不时的还有人路过。此时我再也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我了,因为我最想看到的就是人。
  我把自行车停在一个地方,夜游神似的在街上漫无目的走来走去,直到我再也走不动路,便找了一处隐蔽的角落,蜷缩在那里过夜。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之后,发现面前有几枚硬币。我有点悲哀,一连叹了好几口气,我他妈都沦落到乞丐的地步了。不过我很快又想通了。以前我经常听奶奶说在外讨生活不容易。当时我不明白她老家人为什么总是说“讨生活。”现在我明白了。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在不停地讨生活,有人讨得多,有人讨得少。只是乞讨的方式不同,心境也不同而已。我没有辜负那些施舍的好心人,好像拣到便宜似的把硬那些币拣起来,然后买了几个大肉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九点钟左右我重新回到住处。该死的东终于醒来了,我把他骂了个半死。他不要脸地说昨天他们都不在家,我也懒得跟他理论。我说:“你快点把门打开,我东西还在里面呢。”
  打开门之后,房东一直跟着我,好像我会偷东西似的。我瞪着他说:“房子明天才到期,你跟着我干什么?”
  房东还想说什么,他看我一眼,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在水槽前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衣服。在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无处可去了。我沮丧地丢下刚拿起的包,挨着墙角软软地坐下来,然后不停地问自己怎么办。一时间我找不到任何出路,不禁心慌意乱,我更加急于寻找出路。我感觉我的脑子简直要爆掉了,并且剧烈的疼痛起来。这种疼痛暂时取代了悲伤与绝望,过了一会,我感觉到身体的元气好像被什么吸光了,渐渐无力支撑我坐在那里。我努力使自己什么都不去想,花了一点时间,在体内积蓄一点力量,然后吃力地移动一下位置,拿过被子,沉沉地躺下去。
  被子很柔软,我把半个身子靠在上面,好像被一双宽大温暖的手抚摸着,不过这种感觉增加我的悲伤与孤独。我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任由这种情绪漫天的迷雾般将我吞噬。
  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而且做了个正宗的白日梦。我梦见自己躺在余小雨的小房子里,而且她就在我身边。余小雨很认真地说:“你要老实一点哦。”我立刻点点头,生怕她会把我赶走似的。她还是不放心,很神奇地拿出一支水笔,沿着我的身体,将我画在床上,连五根手指都仔细地画了出来。画完之后,她像小学生那样用警告的语气说:“不准超出这条线,知道了吗?”我立刻就像僵尸一样躺着,唯恐不小心越界。可是不多久,我的身体就像被充了气一样瞬间胖了一圈,连手指都粗大的像胡萝卜,并且全都溢出了线外。余小雨很生气地看着我,我还没来得及绝望,醒了。
  房间里很静,连同我的躯体一切都显得死寂沉沉的。我惘然地注视着房门,房门纹丝不动地镶在墙上。我想这些冷冰冰的东西肯定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更无法理解我此刻悲伤与无助。所有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关心”我的死活。不知不觉间,一种被抛弃的孤独感在心头觉油然而生,泪水便很不争气地涌出眼眶。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坚强的人,并坚信男人有泪不轻弹。然而此刻,这种信念如暴雨后的河堤瞬间坍塌。我没有控制自己情绪,索性让泪水痛痛快快地倾泻而出,让它带走我所有的悲伤,等到无泪可流的时候,就该我绝地反击了。
  我试图从我看过的书籍中寻找一些可以使我勇往直前的励志故事,很遗憾,我没找到。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沮丧。真正的力量来自内心的觉醒与信念,比起外界的激励,或许更强大。
  我想每个人会经历一些苦难,从而跌入人生的低谷。它要么成为耻辱,要么成为骄傲。如果在困难面前一蹶不振,落魄终生,不管过去受多苦都将没有任何意义。唯有不屈不挠奋勇向前,获得功成名就,当初的落魄才会变成人生中最值得骄傲部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林飞可以在任人面前骄傲地说:想当年,我曾经做过一夜乞丐。
  我抺掉眼泪,坐起来,深深吸了口气,简单地收拾东西,丢下被子和床单,将几件衣服和书籍塞进包里。然后,走出去!
  
  此后的一个星期,我是在公司里度过的。很意外地,这段时间的生活并没有我预想的那样悲惨。当时,公司设置了一间值班室。每天晚上,业务部的小梁都会睡在那里值班。此人文化不高,但脾气性格都很不错。他得知道我无处可去,非常开心,晚上经常拉着我陪他聊天或者玩游戏,有时候还要把他的方便面拿出来与我分享。那时候我穷得差不多要去喝西北风了,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到了夜里十一点,小梁准时回值班室睡觉,第二天他七点起床,然后我便钻进去睡觉。那间值班室很小,无窗,关上门之后伸手不见五指。它的位置很隐蔽,在里面睡觉很踏实,丝毫不用担心被打扰。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看了过后回忆像开了闸了·~做设计的都多少有相似的心路历程吧~
夏雨的恋曲,赐予你她的颜色,给了你她的芬芳................尽情浪漫
15是什么时候?
才发了一点就不发了?
不错呀!等待ING!!!
不是说好了每天发的吗
http://www.yunwenxue.com/index.php?r=works/index&wid=2809   大家来这里看吧,这里多一些,也不收费。
返回列表